点一点

进行网页在线咨询

扫一扫

进入微信公众号

服务热线:400-000-4090

关于我们

质量为本、客户为根、勇于拼搏、务实创新

< 返回新闻公共列表

成“兵家必争之地”,谁将是工业互联网第一城?

发布时间:2020-04-18 14:09:01

当前,全国各地正在兴起工业互联网浪潮,作为新基建的重要部分,工业互联网被产业界各方所看好,中国工业正在转型升级的关键时刻,工业互联网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放眼全国,工业基础强劲的地区希望抓住工业互联网这张闪亮的名片,工业互联网园区正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根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测算,2017年中国工业互联网直接产业规模约为5700亿元,按照18%的年平均复合增长率来算,预计2020年将达到万亿元规模。


青岛喊出了工业互联网之都的口号,而上海则要打造工业互联网2.0版本,那么谁会成为工业互联网的第一城呢?


从我国的经济发展情况来看,很多地方都有着工业互联网的巨大发展潜力,首先是工业实力本身就排名比较靠前的,其次是互联网产业有着比较强大实力的地区,其三是软件和IT实力比较强大的城市,由于工业互联网的产业链很长,产业中的重要参与者比较多元化。这些城市都有可能有着巨大的潜力。其中青岛、山东、重庆等地都表现比较突出。


青岛:工业重地的突围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山东稍显落寞。首先,山东的产业结构偏重工业化,吸引不住年轻人,其次,山东城市的首位度不高,省会济南在山东的资源集聚力不强。而被称为北方明珠的青岛,正在尝试抓住工业互联网的机遇。 首先,青岛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雄厚的工业基础,31个制造业大类齐全,在全国都不多见。


工业互联网瞄准的是工业生产领域的产业链、供应链,这当中牵扯到众多纷繁复杂、纠缠难解的细节问题、流程问题、成本问题、谈判问题……而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很多工业机理的沉淀。在青岛,以五朵金花为代表的龙头企业,在几十年的市场磨练中,对于工业、对于制造的理解自然非比寻常,工业互联网应该在哪些环节发力,没人比“老工业”们更清楚。


从2019年开始,山东正在工业互联网上按下”快进键”:


2019年6月,青岛提出加快发展5G商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


2019年12月18日,青岛市城市建设重点项目推进领导小组第一次全体会议提出,用新一代基础设施支撑新兴产业突破;


2019年12月31日,青岛市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速5G、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率先推出市场化运作的5G基站共建共享共用新模式;


2020年1月13日,青岛公布144个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其中新基建项目达20个,总投资632亿元。


最重要的还在于,青岛已经出现了平台级的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卡奥斯,这是海尔孵化出的重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2019年9月20日,海尔正式发布COSMOPlat,中文名称“卡奥斯”,它是海尔推出的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全球首家引入用户全流程参与体验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居国家级10大跨行业、跨领域“双跨”平台名单首位,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汇聚了3.4亿用户、4.3万家企业和390多万家生态资源。


以卡奥斯为代表的工业互联网,是由传统的大规模制造向大规模定制的转型,是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用户为中心的转型。并且,这是用户深度参与企业全周期全流程,零距离互联互通,以创造用户终身价值的智能制造模式。从卡奥斯的运营经验来看,这种模式主要体现在互联工厂的三联三化:三联——联工厂全要素、联网器、联全流程;三化——柔性化、数字化、智能化。


在许多人看来,具有制造业基础的青岛,是工业互联网所需的绝佳场景。不过,青岛要发展工业互联网,除了布局新基建、发展新技术之外,在工业这个本行上也需要进一步的优化升级。在疫情之下,卡奥斯平台已经大显身手,这标志着海尔从制造向平台转型的尝试,而卡奥斯近期获得了大额融资,则是海尔获得了市场认可的明证。青岛要打造工业互联网基地,就需要打造青岛的创业生态,毕竟一个卡奥斯还是不够的,而青岛本身的创业生态还是不如南方的城市。同时,海尔这些年概念虽然多,但是海尔却在营业收入上落后于美的等老对手,颇有些光打雷不下雨的感觉。


上海:打造工业互联网2.0升级版。


根据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工业互联网产业创新工程实施方案》里提出,到2020年,通过实施上海工业互联网“533”创新工程,即构建“网络、平台、安全、生态、合作”五大体系,落实“功能体系建设、集成创新应用、产业生态培育”三大行动,实现“全面促进企业降本提质增效、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助力国家在工业互联网发展中的主导力和话语权”三大目标,全力争创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创新示范城市,并带动长三角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上海工业互联网产业有包括建立基本建成低时延、高可靠、广覆盖的工业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体系等五大发展目标。同时,上海也有着发展工业互联网得天独厚的优势,上海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与汽车、生物医药、航空航天、钢铁化工、都市产业等重点产业领域布局了一大批优质企业,推动这些企业与互联网融合,有利于形成叠加效应、聚合效应,加快新旧发展动能和生产体系转换。


可喜的是,上海各行业企业在各自领域已经涌现出一批工业互联网的“上海模式”。拥抱工业互联网,汽车行业有了“花式”玩法,上汽大通已经扛起“个性化”定制的大旗,用户只要动动手指就能在手机上选配一辆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爱车,目前D90有多达70%的订单来自线上。


上海也涌现出了很多工业互联网的案例。拥抱工业互联网,C919大飞机这项看似复杂无比的系统工程“化繁为简”,200多万个零部件实现与人、机、车间与各控制系统、管理系统的广泛互联,运营成本降低20%以上,生产效率提高20%以上;拥抱工业互联网,上海三菱电梯实现从“生产经营型”向“经营服务型”的战略转型,建立起辐射全国的大型用户服务中心,实现了约6万台电梯的远程监视,实时捕获电梯性能异常,通过个性化保养服务将电梯故障消灭在萌芽状态……


早在2017年初,上海率先出台《加快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创新发展实施意见》和《工业互联网创新应用三年行动计划》,配套设立工业互联网专项资金,目前累计支持近150个示范项目,引导企业投入约100亿。


2018年7月13日,上海更是在全市层面召开了一场工业互联网工作推进大会,正式对外发布了《上海市工业互联网产业创新工程实施方案》,吹响了争创国家级工业互联网创新示范城市,并带动长三角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的号角。


上海的工业和互联网产业基础得天独厚。全年工业战略性新兴产业总产值11163.86亿元,比上年增长3.3%,增速高于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3.6个百分点。同时,上海有着丰富浓厚的创业氛围,孕育了拼多多等一大批互联网企业。目前,上海现有工业互联网企业已超130家,其中服务领域占据43家,平台领域占据37家,工业APP领域19家,综合领域18家。另外还有安全、网络领域各有企业分布。上海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已初具形态,产业链不断完整。从上海市工业互联网规划图可以了解到,上海已经形成了以松江区为首的国家新型工业化工业互联网示范基地,另外在其他区域也形成了四个上海市工业互联网创新实践区,分别是嘉定区、宝山区、上海化工区以及临港地区。从人才资源 、金融资源、 政商环境等来看,上海发展工业互联网的优势很大,而且上海有着广大的长江三角洲作为腹地,长江三角洲一体化程度高,未来在打造跨省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有很大前景。而上海从来就是就是十分重视高新技术产业的,工业互联网和上海的气质也颇为相近。不过工业互联网十大云平台当中,上海本地企业并没有占据一席,而且工业互联网相对是比较发展比较长的过程,需要细心地打磨,而近年来上海走红的众多互联网企业,包括B站、小红书等等,都是以时尚 、洋气著称,上海在这条赛道上持续坚定走下去?


重庆:深居产业腹地的工业互联网新秀


工业曾一直是重庆发展的主旋律。新中国成立时,重庆已跻身中国八大城市之列。1953年,重庆有100多个工业项目得到中央的资金投入,到“一五”期末,重庆的重工业项目云集,初步形成了工业体系。重庆成为中国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军工更是独树一帜。


40年前的“三线建设”,进一步夯实了重庆的工业基础。千万名优秀人才远离故土,来到重庆安家落户,艰苦创业,一批大型军工企业在山沟里崛起,重庆成为国家的战略大后方。


上世纪70年代末,嘉陵机器厂在“军转民”改革中率先解放思想,吸收借鉴国外先进技术,制造出中国第一辆国产民用摩托。自此,“重庆造”摩托车承载着中国人“更快速更高效”的梦想,行驶在全国的大街小巷。重庆在国企改革上走在了中国的前列。


到上世纪80年代,重庆已拥有近40家军工企业和科研机构,军工工业与电子、造船、航天、核工业等结合,积累了技术和人才,为后期的爆发式发展埋下伏笔。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1997年成为直辖市以后,重庆工业迎来黄金时期。1978年,重庆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为59.6亿元,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增长到1.97万亿元;利税总额由1978年的11.93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219亿元。


如今,重庆拥有全国41个工业大类中的39个,工业依然是重庆的重要标签之一。曾在重庆工业经济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汽摩产业继续发展壮大,重庆依然是国家重要的汽车、摩托车生产基地。与此同时,重庆工业格局发生蜕变,电子信息产业从无到有,以笔记本电脑为代表的电子制造业,开辟出新的天地,创造了新的辉煌。


现今,重庆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全球每3部笔记本电脑就有一部生产于重庆;重庆还是全国第二大手机产地。同时,重庆智能产业综合实力跻身全国前10,电子信息产业进入前8。重庆这个老工业基地,站上了现代工业的潮头。


重庆近年来发展速度很快,作为成渝经济圈的重要成员和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重庆有着底气发展工业互联网。当前,重庆在全面深入推动大数据智能化创新发展,加快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促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努力推进智能产业智能制造、智慧城市协同发展。多年快保持较快发展速度。重庆致力于推进智能制造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统筹推进智能化装备普及,智能制造新模式配培育和企业上云上平台,努力建设智能重镇。


据了解,重庆就工业互联网发展拟定的目标是:到2022年将初步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赋能制造业发展格局,培育3-5个国家级服务平台,建成20个以上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同、服务化转型的制造业平台。重庆也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引进了浪潮 、飞象云、 用友等一批工业互联网企业,重庆较低的成本、 丰富的工业基础和基于一带一路重要节点的重要位置,都是重庆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底气。


不过重庆相对而言身居腹地,在人才资源、 金融资源上相对偏落后,同时重庆的工业基础还是相对偏老化,工业企业信息化和智能化基础不一,同时创新资源不足,这是重庆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弊端。


当然还有有着阿里巴巴的杭州 有着苏宁等零售巨头和良好工业基础的南京 正在从疫情中浴火重生的工业大城武汉,互联网和工业实力几乎没有缺陷的首都北京。。这些城市都将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归根结底,良好的营商环境环境 丰富的人才资源 先进的技术资源 雄厚的数字经济和工业实力都将十分重要,但对于工业互联网之都而言,更重要的是找准自己的切入点,最终形成产业生态。


广阔的中国区域和各地不同特色的产业结构,给工业互联网带来了广阔的场景,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将绽放出美妙的花朵。在这个过程中,地区也要避免闭门造车,不顾地区实际盲目发展,更要避免以工业互联网之虚,行金融地产之实。我国的一些产业发展过程中,曾经有过这样的教训,一些产业“鬼城”就是其中的体现,政府要到位而不要越位。


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代表了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方向,体现出了实体经济发展的新阶段,无疑是经济脱虚向实的重要体现。无工不富,工业实力对于中国经济至关重要,因此美国提出了制造业复兴计划,过度发达的金融产业无疑是不利的,而我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工业有着特殊的重要性,吸纳了大量的就业人口,同时制造业的服务化、柔性化、智能化 、数字化 、个性化,仍然有着广阔的空间。目前我国已经是制造业大国,有着全世界最齐全的工业门类,有着完善的产业网络和供应链系统,但是仍然有着很多短板,各地争夺工业互联网第一城,无疑对于中国工业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在这个地区竞争的过程中,工业互联网将如浪涛拍岸,发展势头一往无前,前途似海。



/template/Home/Zkeys/PC/Static
  • 关注我们
  • 在线通讯:400-000-4090
  • 服务热线:400-000-4090
  • 投诉邮箱:admin@4090.cn
  • 办公座机:0754-83834090
  • 汕头市潮阳区东山大道北闸电信大楼第四层
Copyright @ 2008-2020 Vansion Cloud All Rights Reserved 万盛云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DC/ISP/ICP :粤B1-20160505号 粤ICP备14032135号 粤公网安备44051302000062号